光合之初

關於氧氣和瑜伽的連結,是於2013年初在我的腦海中萌芽的,它與在我身上發生的一件事情有關。這也是啟發我創立光合瑜伽的起始。在2013年初的一天晚上,我上完了一整天的課。最後一堂課是熱瑜伽。我就如同上完每一次的熱瑜伽後,進行沐浴但不同以往的是,那天沐浴完後我感到疲憊和非常疲倦。因為非常異常的感受,我便問了其他同在淋浴間的老師。他們也有同樣的感覺,我們討論後覺得可能是今天天氣比較熱的關係,所以我們都感覺精疲力竭。我離開了淋浴間,下樓梯到接待區,但我不敢坐電梯。我覺得頭暈,有點呼吸困難。所以,我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。最後我想還是回家休息比較妥當。

我的公寓距離瑜伽中心的步行距離大約10分鐘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一小步一小步的走,我覺得我的腿不聽我的使喚,我感到呼吸非常困難,感覺胸腔如同燃燒一般。好不容易終於走到我家附近,我覺得我的腿不能動了,所以我開始對自己說話:Nilesh你可以到達你家的,你要堅持下去。然後我就開始回想,為什麼會突然發生這個情況?也許我沒吃午餐所以讓我脹氣了,也許是空氣上升到我的胸腔和心臟部位感到我窒息。此時交通號誌變成了紅燈,在等待綠燈的當下,我再也支撐不住,只能蹲坐在大街上。不知怎的,我終於回到了我的公寓,比平常花了更多的時間才回到我家。

接下來的事情有點滑稽,我開始做了20分鐘的倒立姿勢,這樣做的目的是釋放空氣。同時我必須要深呼吸直到充滿我的肺的最後一點空間,由於無法自發性的呼吸,所以我必須強迫性的深呼吸才能得以維持下去。然後,我開始感覺好一點,所以我決定吃我的晚餐,一直吃…直到無法再塞下任何食物為止。 30分鐘後當時與我在淋浴間討論今天很疲憊的室友回來了,告訴我為什麼我會感到不舒服的真正原因,他說:由於某種原因淋浴間被一氧化碳污染了,他與其他學生在淋浴間昏厥過去。所以,救護車來把他們都送到醫院。那天晚上,我最後決定到附近的醫院就醫。進入到醫院內,我目睹了很多學生也在那裡,他們都是使用口罩在呼吸。醫生建議我用口罩呼吸氧氣一晚來清洗肺部,淨化血液。當他們把面罩給我戴上,氧氣開始進入到我的呼吸道時,我的天啊。呼吸氧氣的感覺就像一個涼爽的微風那麼新鮮。整個晚上,我都在想使用氧氣,創立一個全新健康的瑜伽體系。第二天早上,我諮詢過醫生了解氧氣對健康的好處之一,我終於下定了決心,有一天如果我有任何的機會,我會將瑜伽與氧氣結合在一起。

過去的一年,我們的團隊做了很多關於氧氣和瑜伽研究。我們增加環境中的含氧量來完成瑜伽實驗。讓我告訴你,這種感覺真是太棒了。在光合瑜伽教室的氧氣指數約為23%的,是由機器來控制這個數值。這種數值的氧濃度正在對你的健康有很大的好處,即使你只是坐下來,什麼也不做,但用來做瑜伽練習則有更多加乘的好處。在印度,我們通常建議在清晨時間和空地是練習瑜伽的最佳時間。背後的原因說出來的是,經過一個相當夜間和清晨空氣新鮮,少污染。我們將練習瑜伽時更專注於呼吸,因為呼吸就是生命。

我們很高興在台灣與你分享,這個全新技術的嶄新設計的瑜伽課程。引入高濃度氧氣到練習環境,讓練習瑜伽時能真正的獲得健康。你絕對能感受到你純粹的呼吸調息。我們的課程是傳統瑜伽+科技+現代科技相結合,幫您擁有一個純淨,健康的身體,沒有負擔的心靈,展現快樂與積極的能量。

4 thoughts on “光合之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